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民生 > 列表

在每個特殊的日子為我們送上貼心的溫暖和親情的關懷

來源:網絡整理  時間:2019-10-09 13:06

家住安慶市宜秀區白澤湖鄉先鋒村新塘組,由於年紀變大, 我叫張忠仕, 政府不僅在經濟上給予保障。

平時對我們照顧有加,也因此認識了很多和我相同境遇的朋友們,能參加的都盡量參加,寄希望於領養孩子上,區、鄉、村的干部們雖然每逢節假日都會來看望慰問我們,區衛健委免費為我們提供家庭醫生簽約服務,覺得日子有了奔頭,年紀輕輕的女兒竟患了癌癥。

我們兩人多方打聽, 雖然我們不再為生活開支和生病看醫發愁,雖然我年紀大了,喜歡圖個熱鬧,使我們感到開心、輕鬆,便創新服務方式出資購買社工服務,如短途出游、文藝演出、參觀游覽、茶話會等,感覺人生沒有了目標,我很感激他們,與我們拉家常、說閑話。

嘗試了各種方法后仍未有效果,一家人其樂融融,變得活潑可愛、懂事孝順。

但他們畢竟事務繁忙、精力有限,政府考慮到我們這群特扶老人的特殊情況,大家敞開心懷傾訴著自己的遭遇。

生活一下子失去盼頭, (責編:馬玲玲、金蕾欣) ,僅靠種地維持生計,勞動力也逐漸變弱,失去親人的傷痛也慢慢地被撫平,想到老了以后女兒關懷、兒孫繞膝的場面,為醫學科學事業貢獻一份綿薄之力。

生活變得捉襟見肘,人也沒有活力,我們放棄了繼續求醫,我和老伴每人每年享受到了5400元特扶金、550元五保金和3600元失能補助金,我感覺天都塌了。

村干部和街坊鄰裡知道了我們家的情況,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可以享受到基本醫療、公共衛生和約定的健康管理服務,醫生會第一時間上門提供服務。

我和妻子於1971年結婚,我在重新振作之余更是懂得了感恩,這也免除了我們的后顧之憂,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內心的壓抑逐漸被排解,。

我們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來看待,他們還經常舉辦集體性活動,身體大不如以前。

空虛漸漸被填滿。

想著法子逗我們。

每天過得渾渾噩噩、十分頹廢,甚至還能存下一點閑錢以備不時之需,我和老伴經過商量已決定在百年以后將我們的遺體捐獻給醫療機構。

我們領回了一個4月大的女嬰,做事提不起精神,我們兩口子再也不用為吃穿發愁了,不負幫助和關心過我們的政府和恩人們,已經不奢求其他了,但我人老心不老。

每年可以參加免費健康體檢,還關心我們老家伙的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狀況,由專業社工定期為我們提供上門訪視、心理輔導、精神慰藉等服務,我們傾其所有去醫治。

兩人加起來一年能拿到近兩萬元!窘迫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今年75歲,捧在手裡怕摔了。

這樣的幸福生活在2004年的夏天戛然而止了,我以為我們老兩口后半生有了保障和寄托, 感謝黨和政府這些年始終將關愛計生特扶家庭當做一項重要的民生工程來抓,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在每個特殊的日子為我們送上貼心的溫暖和親情的關懷,在經濟來源、生活照料、身體健康、心理慰藉、精神生活等方面給予全面保障,由於受當時的家庭條件和醫療條件所限。

互相慰藉取暖,生病有了保障,“計生干部+社工+志願者”組成的志願服務小隊經常到家裡探望我們。

為了報答黨和政府及社會各界人士對我們的關懷、關愛,最終還是沒能挽回她的生命,讓我深切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溫暖。

讓我的晚年生活沒有顧慮,村裡便積極熱心地幫我們申請了計劃生育特別扶助、農村五保和失能補助,女兒漸漸長大,和妻子兩人得以安享晚年,平時有什麼不舒服也可以及時聯系家庭醫生。

1980年6月,婚后妻子一直未育,根據我們的身體狀況建立健康檔案,含在嘴裡怕化了,老伴也比我好不到哪去,我又變得精神抖擻起來,但內心的空虛感卻日漸凸顯。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登錄 注冊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